当前位置 > 天游平台 > 公司产品 > 性别控制会从猪到人吗?

性别控制会从猪到人吗?

时间:2019-02-09 10:16:58 来源:天游平台 作者:匿名



国家农业网新闻:中国法律不允许人类性别控制,即使它真的掌握,它也只会用于医疗。

即便如此,当谈到人类性别控制实验时,陆可桓的眼睛立刻变得明亮,他有点惊呆了。 “如果我说我没有放弃人类性别实验的计划,你就不应该写。”

该实验的目的仅用于畜牧业生产。

与历史的重复一样,经过三年的平静,6月24日,有关“中国首批性控猪,两窝仔猪性别控制准确率达到100%”的消息再次传来鲁克欢媒体聚焦推文——关于他是否会继续进行人类性别控制的问题是突然的。

记者:这个实验的主要目的是什么?只是为了扩大可以通过性别控制的物种?

陆克桓:我们原来是一所农学院,后来又合并到了广西大学。因此,我们的实验项目都是用于农业畜牧业的生产,而这一次是相同的。

这只是技术上的成功,不能说改进是成功的,而且营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但对农民来说,这是个好消息。在养殖场,雄性猪的价格比母亲高1000元至2000元。如果能够推广这项技术,将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。

记者:这种性别控制的猪实验采用了哪种方法?

陆克欢:这次,利用世界上第一种方法分离X,Y精子性控水牛2006年,利用X精子和Y精子DNA含量的差异,染色精液,根据荧光强度X进行流式细胞术,进行Y精子分离,然后通过人工授精技术将分离的X精子或Y精子输入受体母猪。

根据实验设计,进入X精子的母猪生下了雌性仔猪,而进入Y精子的母猪生下了雄性仔猪。实验非常成功。仔猪的性别与实验设计一致。两窝的性别控制准确率为100%。

控制猪的性别比奶牛更难。

早在18年前的爱尔兰,陆克桓就以开发世界上第一个“体外受精”试管而闻名。 2006年,世界上第一项关于分离世界上X和Y精子性别控制的雌性双水牛出生的研究震惊了全世界。记者:与水牛的性别控制相比,猪的性别控制有哪些技术难点?

陆克桓:猪的实验比较困难。首先,猪X和Y精子之间的DNA含量差异很小,只有3.6%,这是不容易区分的。通常,差异越小,分离越困难,人类DNA含量的差异仅为2.8%。

其次,猪精子在分离过程中很容易被损坏。在分离过程中,精子会被稀释,染色,挤压,激光照射等,一点点的风和草都会失效。另外,猪精子是人造的。所需的授精量很大,分离需要很长时间。此外,从精子储存的角度来看,冷冻猪精子在解冻后的活力不高,实验室一般约为40%,因此保存和使用离体猪精子也有必要进一步研究。未来。

我们的研究小组已经多次尝试过。输入分离的精子后,母猪可以怀孕,但受孕率低,性别控制效果不理想。在这个实验中,共有4头母猪被人工授精,这两头母猪在怀孕期间都成功,两头成功出生,其中两头接近生产。

记者:这次实验的成功率是100%。这是否意味着性别控制的准确性可以达到100%?

陆克桓:这是一个概率问题。分娩头的数量可以是100%,但不是100%。一般来说,我们的猪精子分离的准确度在90%到95%之间。

记者:你为什么要在过去进行水牛性别控制实验?

陆克桓:自1984年以来我就读于国外。1992年在剑桥大学学习的主要方向是精子分离和体外受精。在2001年底回到中国后,我一直在研究如何增加国内奶牛的产量,因为中国的奶产量很少。

一般来说,牛分为河型和沼泽型。印度和巴西的牛属于前者,牛奶产量和肉类产量非常高。中国水牛是一种沼泽类型,体型小,产奶量和肉类产量。数量不高,我有改善中国水牛的想法。

2002年,广西壮族自治区正式建立了牛X和Y精子分离研究。广西水牛有448万头,占全国水牛总数的近五分之一。重要的是要知道,奶牛通常每窝只产一窝,每年只能生产一次。如果他们是通过奶牛出生的,他们可以增加产奶量,加速广西乳业的发展。这是实验的初衷。我不打算公开新闻。

然而,早在陆克桓2006年的首次成功之后,他就被媒体迅速扩大为“将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实验”,引发了激烈的争论。在今年的实验取得成功后,他一直犹豫是否向公众宣布这一消息。最后一次,这次他看起来很低调。

记者:2006年,您再次使用“体外受精”技术生产出一对雌性双水牛。这种方式对实验的成功有多重要?

陆克桓:体外受精是从奶牛身上采集卵子,从卵巢中采集卵子,在体外培养,然后采集精子。处理一段时间后,在带有试管的培养箱中使它们受精。

通过这种方式,可以每月一次或两次收获牛的卵,即收集活卵;通过自然交配,一头小牛可以在一年内生产。事实上,一年内可以生产至少10到20个后代头,效率提高10倍。现在广西西大,布法罗研究所和一些农场已经开始使用这项技术。

此外,还可以使用廉价胚胎将两个胚胎移植到受体母牛以产生双胍,因为如果将两个胚胎移植以产生双胍,则双重捻度可达到40%至50%。

记者:这项技术现在有所提升吗?

陆克桓:2006年以后,我们做了一些后续实验。花了近三年时间。现在时机已经成熟,我们正准备推广它。

记者:听说牛的性别控制成功后,社会上有很多批评。你怎么看?

陆克桓:猪的性别控制实验成功后,他一开始并不打算发布新闻,后来他对国家项目责任的态度也公之于众。在2006年牛实验成功后,许多媒体开始推测人类性别控制实验即将发生。事实上,这是一个法律问题,而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问题。

6月18日和23日,在广西畜牧研究所养猪场,出生了两头具有特殊地位的猪。——一窝六头猪都是雄性猪,而另外四头狼都是雌性猪。作为中国第一批通过X和Y精子分离成功控制性别的仔猪,它们的性别尚未诞生并且已经准确设计。这些猪的“幕后设计师”是陆克桓和张明,广西大学动物育种研究所的教授,陆阳青,副研究员,陆玉生,研究员和博士生。

最近,该项目的主持人陆克桓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多次表示,该消息不是为了公开。——由于2006年的事件,他“心痛”。同年,他是世界上第一个研究分离XY精子性别控制的两只雌性双胞胎水牛的诞生者。新闻发布后,他被媒体报道为“他将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实验”,引发了激烈的争论。

据陆克桓教授助理研究员陆延焕介绍,他的同学把这个消息放在校友论坛上,他们吵着要求嘘声,直接质疑“研究这些是什么意义?”

从那以后,据报道,“人类性别控制实验”项目被放弃了。 “所以这次我非常谨慎,但为了负责国家项目的资助,我宣布了这个消息。”整个下午,陆克欢的电话号码还在继续。他接受了许多媒体采访申请,但他“拒绝了,现在不是时候”。

关于性别控制

哺乳动物的性别由男性精子决定。精子分为精子,X染色体和Y染色体。鸡蛋含有一对X染色体。当精子与卵子结合时,如果精子中的X染色体与卵子中的X染色体结合,精子就会形成。雌性受精卵发育成雌性动物;如果精子中的Y染色体与卵子中的X染色体结合,则形成雄性受精卵,其发育成雄性动物个体。

在自然受精的情况下,后代中男性和女性的概率各为约50%。性别控制的关键是将X精子与Y精子分离,然后进行体外受精或人工授精,以选择性地产生所需性别的动物。

不是技术,而是法律问题

在中国,检测婴儿的性别是不合法的,更不用说性别控制了。

陆克桓一直认为,如果中国允许对人进行性别控制,对医疗治疗非常有帮助,但这可能还需要一个漫长的接受过程。

帮助遗传性疾病的父母分娩

记者:您如何看待性别控制?陆克桓:首先,由于中国传统观念,有些人有两三个女儿,但他们必须有一个儿子。如果政策允许,您可以尽早计划性别控制,这将有利于人口节育。

其次,超过370种人类疾病是与X染色体相关的隐性疾病。诸如地中海贫血,血友病,肌营养不良,视网膜色素变性和色盲等遗传疾病是人群中的常见疾病。

如果只有一个父母生病,女儿的父母双方都有一条X染色体,这样可以让病人的染色体被健康方修改而不会生病。如果你有一个儿子,他有母亲的X染色体和父亲的Y染色体。这两者无法修改,而且疾病的可能性很大。

记者:人类性别控制后会出现一些道德问题吗?

陆克桓:我认为没有任何道德问题,这与克隆实验不同。早在2001年,美国生殖医学学会就报告说,使用精子分离技术来控制性别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,因为它增加了家庭成员的多样性而不破坏胚胎和其他性别控制技术。不同之处在于它不涉及胚胎的权利。

起初,我们不能接受“试管婴儿”,它在20世纪90年代被接受了。因此,估计接受性别控制需要很长时间。

记者:人类性别控制实验技术成熟了吗?

陆克桓:人类性别控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,只要法律和政策允许,它就会很快在中国实现。中国法律不允许进行人类性别控制。因为在中国,检测婴儿的性别现在是非法的,更不用说性别控制了。即使您真正掌握了人类性别控制技术,它也只会用于医疗。

事实上,国外的人类性别控制非常成熟。早在1998年,弗吉尼亚遗传学和体外受精研究所就将性别控制技术应用于人们。他们说,女孩的成功率是91%,男孩的成功率。率为76%。

根据我们的理解,每年在美国都有控制性别的分娩。当然,有一些需要应用的配额。然而,事实上,美国性别控制婴儿的数量每年超过这些配额。畸形率与自然分娩几乎相同

记者:这些性别控制的孩子和自然出生的孩子之间有什么不同吗?

陆克桓:这些都是调查结果,还没有发现很大的差异。例如,性别控制的儿童的畸形率为2.6%,与自然出生的儿童相似。

记者:该国有没有关于性别控制的研究?

陆克桓:我不知道。

记者:2006年,你说你想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实验。这个项目已经宣布了吗?你还进行人类性别控制实验吗?

陆克桓:还没有项目申报。但是,我并没有说我放弃了人类性别控制实验。

陆克欢

广西大学动物育种研究所所长,广西大学副校长。 1969年4月出生。1969年毕业于广西农学院畜牧系。1981年获广西农业大学动物育种硕士学位,1990年获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博士学位。

在博士学位期间,体外受精技术得到进一步改善。 1987年,获得了世界上最大的试管小牛组(17头)。 1988年,世界上第一个完全体外试管成功研究。这项技术成就曾在爱尔兰推广,立即成倍增加了奶牛的繁殖率。它为牛胚胎的工厂化生产做出了重要贡献,受到国内外同行的高度评价。它被称为“世界试管之父”。

2006年,他主持了世界上第一个“单独的XY精子性控制”试管。这项技术将产生更深远的影响。

关键词:

微信|

微博|

空间

分享它: